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桶酱糊的博客

乐天知命,书写心情;谈笑鸿儒,愿赌服腧!

 
 
 

日志

 
 

一脉心香  

2011-02-17 15:51:16|  分类: 心情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脉心香 - 一桶酱糊 - 一桶酱糊的博客

 

  

 

一脉心香 - 一桶酱糊 - 一桶酱糊的博客

 

 

 

有人兴性抖腕,折七竖八,潦草萎梗破水而出;浓涂浅晕,蒲荷黝洇落落。

勾、皴、点、染,只几下便漂寒了眼前的尺帛。

帛中延出一溜森森天光,似将画中景物丢出五色尘界,叫人骇然。

画匠似亦觉布局太过凄味,砚墨思量,还是手下留情——轻勾细勒漫染,活脱出靛羽翠鸟挺立一芰。

天光漠漠,帛白朔气,添画一只缩翅锦羽的孤鸟,本是暖意。可一眼细扫,总让人担心那枯梗之上,是否能载丰盈色块。可枝枝枯槁,哪有良木可择栖。由此看来,不由倒抽一口冷气,孤凉画意煽破锦帛。

尘界一境,悲心默许,每一位赏阅者一瞥之间便与匠者透帛共鸣。

 

萧楚尘境,终不是慈念所愿意驻久的。

还是想,倒退一季,田田青盖,但见水微鱼转,靛羽蓝箭,射破白水,紧衔一梭银光,掉影就泼蓝了云天。

兴游的鱼群,那一日,或就少了一个子女,一个伴侣。

姽婳之境,弱肉强食,这,难不又让人疼了心念。

 

赏墨之余,扣帛追问。

是该慈念今日饥肠辘辘,远奔而来的鸟儿,还是该悲怜那些兴游安逸,不扰世外的鱼群?

而或在赏听那翠鸟啼音时,还会想起一起饱腹后,另一起无声的吐沫又是哪般因果?

亦或你仅只是观鱼忘性,陶然天光巡水,这一刻,但是否不忘提醒弱肉,看啊,上有阴隼交织,正欲将尔等狙击命拿?

 

扣帛而问,狡计人间的智慧只缘修得尘界尽慈尽悲。

 

怜鸟忘鱼,一念是来反添非。

扣帛而问,谁能将慈悲赐予潜藏的鱼蚌?

谁又能先和合那场鸟鱼杀戮,让鸟兽虫豸同修共善。似乎唯有那以身饲虎的如来,从此用千身,万身,亿万身供饲生灵千万亿。让尘界一门心事修造化,八万万亿菩萨得天堂。

 

是是非非,又岂是一语倒尽。求不了大全,只问自心。自问自苦的是,若身无慧眼,又怎明目苦厄善类。若偏要一一探明斩掉,难不由此却又生来那新惑新怨,一生二,二生三,以生无穷,如此叠加,八万四千憎恨怨,何时脱茧自化。

盘根错结,又岂是一般智慧厘分得了的。那尘界智慧早已为物所累,以物为基。获不得般若造化,捉来锈锄何能琢玉。即便有一本掏性掘慧,洗脉换髓的心经,可半路修持,真念出一个两袖清风,山门秋风,孰能担当凡胎亲情。

 

翠鸟荷塘,暗掩生死命煞。若不识纸墨之外人世苦滔,那画匠怎可极尽色墨彰挺摇摇欲坠的饥寒。

叹抚之余,也只能将慈悲站在纸墨之外,袖手旁观,安静默然。

若你能得那一眼慈悲,恍恍惚惚,随心滴入尘界五色滔水中,也不负墨者匠心。亦可谓不求销得万古愁,不负如来不负卿。

 

万千嚣尘,哪呼得来同心同德。

暂且,将心拆裂,一瓣,供养这佛境里的因果身,为鱼,为鸟;一瓣,风送水声当枕畔,月移山影问窗前。

 

 

 

 

  评论这张
 
阅读(669)| 评论(4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