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桶酱糊的博客

乐天知命,书写心情;谈笑鸿儒,愿赌服腧!

 
 
 

日志

 
 

传说中的酱糊二三事__独醉江湖  

2008-02-15 14:01:24|  分类: 在忽悠里成长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早晨。阳光明媚。

        伸个惬意的懒腰,对着床头镜里的自己扮个笑脸“嗨呸牛耶,醉酱糊!”酒不醉人人自醉,怎么也没想到两瓶葡萄酒也会让人醉意朦胧。

       赖在床上不动。屋里静悄悄的,似乎感到了点儿心满意足。是谁说的拥有绝无仅有的服装是女人的最需要的心思,说这话的人绝对不是女人!这样没文化的话亏他也好意思说出口来,女人最喜欢的就是浅醉拥懒,赖在床上不起来,只要不去捧那口大饭锅,那可是天大的美事儿!

        开始胡思乱想。

        耿耿不能释怀。有那么一点点小小的洒脱不起来。

        昨天回妈妈家,被那帮侄男外女足足抢去了一大笔红包还不算,末了两位姐姐愣是以忙于下厨来要胁酱糊进而不闻不问不加关照,很不幸的上了猴孩子们杀富济贫的黑名单,逼鸭儿上架生拉硬拽的拉上牌桌。这么说吧,咱倒是认识麻将牌,可惜这麻将牌楞是不认识咱酱糊,一顿胡打乱敲,结果是可想而知----兵败如山倒.

      伤自尊了!抹不丢地坐在沙发上吃起巧克力,弄不清自己怎么会栽在一群后生小辈的手上?还是不经意间瞥到孩子们挤眉弄眼的神色时才慢慢回过味儿来,脸上阴到多云:“嘿嘿,猴孩子们,找抽呢?敢和咱老虎妈子使鬼儿弄妖蛾子,你们道行还浅着呢。亏着咱平日白疼着你们,看起来今年过年你们都欠放二踢脚,来来来,给你们一个个都补上!”

      顺手捞过挨的最近的小外甥女,作势要踢其小PP.小丫头片子正儿八百得了其母二小姐蝎蝎虎虎的遗传,大呼小叫喊姥姥求救“老姨输急了要打人呢。”

    “哼哼,打人还是轻的呢”PP上不轻不重的掴了她几巴掌,扭了下她的小鼻子笑容可掬的威胁,今儿就算是天王老子来了也不成,惹毛了我呵,索性连他PP也是要踢上几脚的,那叫送客回家.

     夸张的把小反叛们撵的吱哇乱叫,心里得意洋洋那个劲儿就甭说了。二姐边磕瓜子边笑着对老妈绕舌“妈,你瞧小妹那没出息的样儿,输了不认帐,大过节的也急赤白脸的和孩子们抢钱呢。。。”

      白了她一眼,哼,咱倒是想有出息,合着这一出息就是一大笔银子被敲榨去你赔我呵?再则说了,咱会输嘛?用膝盖儿想也会知道,那是猴孩子门合起伙来弄鬼儿!咱这是给他们一点教训。回过头露出老虎妈子的峥嵘面目凶巴巴看了看猴崽子们顿足大呼——

      “猴孩子们,好叫你们知道,若论这运气和智商,你们一群也不是我老人家的对手,耍诈必须要严惩不贷——都给我过来,输的也就算了,今年的利是一准是要没收的!”

      小强盗们一个个捂着口袋笑嘻嘻着夺门而逃,颠儿了。二姐咯咯直笑:“就这智商呵,你还是消停一会子吧.”

      "那是自然,杀鸡焉用宰牛刀!而且,跑了和尚跑不了庙,咱丑话可放在前面,这可都是你们家的宝贝蛋儿,子不教.母之过;那个说什么来着,肥水不落外人田,说到天边你们也得赔我呵,不然咱和他们没完,凭他们跑到天边也是要逮回发落的,最不济也是一人赏其二踢脚一枚!”

     “合着那侄儿也是我们家的?”二姐笑板起脸来发威。

      “这些小无赖们,见利忘义统统是刮民党一派,归姐了,咱不认了!”不软不硬的嘻笑.   “小财迷。”二姐笑着啐道。
     “谁的银子谁不把得紧?你大公无私,那咱这个月的开销您赞助?”
    “想的美!”
       双肩一耸,不咸不淡的给她一句“这不就结了!”

      大姐无可奈何的看着不依不饶使性儿耍赖的酱糊“输了多少?”。

      有门!

     看起来大姐良心发现,指不定会代猴孩儿们多赔上一些银子。虽然有些不落忍,天知道咱真正想宰的主儿是咱们家那一贯吝啬成风的二小姐,狠实实的的瞪了抿嘴儿晒笑的二姐一眼,这两口子每个月合在一起五六千元的薪水近帐,素日里办起事情愣是一文不拔,一对儿小气鬼儿!——你就说吧,同样都是姐姐,套用一句很有技术含量的话---怎么人跟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

     戏还得唱下去。要多委屈有多委屈的瘪瘪嘴儿,犹豫不定的琢磨着该是不该对大姐狮子大开口。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想想呵,大概好像可能也许有三四百。。”

     二姐追问“到底是三百还是四百?”

     转转眼珠儿暗忖,得,褃节儿的当儿杀出一个程咬金.对于咱家的二小姐,底盘可不敢杀的太离谱,弄不好吓跑了她,那煮熟的鸭子就有飞走的危险。略一忖,做出大人有大量样儿---“算了,咱多少赔上一点儿,就算是三百好了。。。”

    “没问题,我出就是了。”二姐孛都没打一下,一口应允。

     阳光灿烂!乐颠儿了。特想跳起来高呼万岁!难得二小姐也会大大方方一回。看起来“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句话可不是盖的。

    “不过,今天晚上你请客,妈说想领咱一家子去吃海鲜。。。”二姐故做轻描淡写的说。

     气不打一处来,打劫嘛!好嘛,敢情在这里等着咱呢。咱就说这太阳怎么打西边出来了。我的妈妈天呵,全家去吃海鲜,那不是要吃掉咱半个月的菜薪?别的暂且不说,这群猴孩们到了酒店,甭说吃海鲜呵,就是那酒水也得喝它个三百开外。得,啥也不说了,合着那“此地无银三百两了”的典故游荡到咱家里做客来了呵。钱是王八蛋,没了再去赚,大不了今天咱这三百银子就算扶贫了.


       “算你狠,今儿这三百银子算我交公好不好?也省得你天天想方设法的算计穷人!”撇了撇嘴儿气哼哼的咕哝着。

        大姐笑道“小妹,晚上过来吃不?”

       “不吃不吃,晚上咱过节去!”,起身(当然也没忘了把巧克力统统没收于口袋)边穿衣服边假做生气似笑非笑的瞅着二小姐:“我就说嘛,这些小强盗的存在是有必然规律的,你怎么不教他们出去抢呵?”

      “今天是情人节吧,小妹和那个去过呵?”二姐避而不答。

     “管着吗你?烦不烦哪?今儿咱高兴,出去过节怎么了?”突然有点不开心。(干嘛呵,怎么那壶不开提那壶?)

       二姐是成心促狭到底了,煽风点火的辍掇大姐要咱交代清楚一些。有那么一点狼狈。恼羞成怒是来形容咱这会子的尴尬神色是最恰当不过的了.。(看来得罪谁也不可以得罪咱家二小姐,不过就年前咱剪掉她养的小狗子的眉毛.那还是它先咬坏咱鞋子在先,看来这是清帐来了!)

        边走边劈头盖脸发飙“和谁?多新鲜呢,这还用问吗?成龙太老,陈佩思门清,姚明长颈鹿,潘长江底盘低,范伟呆乜鹅,郭得刚赛秤砣,好容易瞧得上一个司瓦心哥,那位爷还不认识咱是谁!这会子咱出门看见一个就拉住不放,大不了让他喊几声非礼,好歹也算是过个情人节。”。  

   “这都是那跟那呵?听的我这叫一迷糊!”大姐摇头直叹.." 我的天,你这能个儿大了去呢!"

    “这个啊?你不知道罢,不知道我也懒的和你解释”


     “这人可是犯了魔障了,一点规矩也不讲了”二姐嗔怪的张大嘴巴。回过头对她们神秘的一笑“错了错了,应该是失心疯!大的欺负小的,没公理嘛,谁还管它规矩不规矩?”

      “这是说我们呢?”大姐笑起来。 "可不。可怜不待见的,怎么也得让人家发发牢骚不是?"二姐最贯煽风点火.

     “这么说咱还得谢谢你二位姐姐不是?要不这么着.,明天你们找个空挡儿,咱领你们去新马泰一游?”


      “甭和她磨嘴皮子,咱们都不是这小片子的对手。”

     “那敢呐咱!吃海鲜时别忘了点盘青菜开胃小黄瓜?哦,黄瓜鲜脆甜,常吃美容颜。胡萝卜,小人参,常吃长精神。噢,最好能称上几斤巴黎,放首墨西歌,少不得再来一盘俄罗斯,吃成这样的的华盛顿大餐,那才叫款式!”甜滋滋不依不饶又撂下几句风凉话念央儿。不是咱小气,实在是有点小脾气.奥,敢情这里她们娘们合起伙来欺负老实人呵!啥也别说了,眼泪哇哇的!


       二姐哈哈大笑对大姐道“我说什么来着,宁可信鬼儿,也不可信三妹这张嘴儿!”,大姐在背后喊了声什么。大概是让咱回去还给银子什么的。一撇嘴儿——晚三秋了!嗄,说还的是你们,说不还的也是你们,涮我?咱还就不想领你们这份人情!

     刚走出不远,老妈追了出来,掏出几张大票往酱糊怀里就塞一边开导我“你姐姐们是逗你玩呢,你还真当真啊?死心眼儿。。”

    哭笑不得的喊了一声妈“你这是做什么?你以为我真的是因为这点钱生气不成?您老人家就甭添乱子了成不?”,气恼的将钱塞还妈妈衣兜,好不容易才使她相信咱那是和姐姐们逗闷子耍子顽,并没有真的生气,晚上千真万确是有点事情才算平了这段公事!

     
       嗨!最近一段时间忒有点情绪化,本来是开心逗嘴顽的怎么慢慢就演变成真的有点不大开心的和姐姐们卯起劲儿,百无思绪下只得把这微微妙妙的心情草草归罪于——情人节,没收到鲜花。

      有点理解文化“大师”余秋雨会把文化定义的如此糟糕。中国看起来真的是患病了,兴什么不好非得热衷于这个破洋“情人节”,它最大的罪名就是"没咱酱糊什么事儿!"

      咱就纳了闷了,怎么它就没有人送花给咱呢?那怕是狗尾巴花也成呵。好吧好吧,管它什么节不节的,捏吧捏吧搁兜里算了。爱谁谁,还是吃咱的巧克力去,谁甜谁知道。

      无所谓了,明年咱说什么也先订一打鲜花送给咱自己陶醉一下,要不然咱就,,,呵呵,不说了,咱得给自己留点儿念想不是?这么一想,积郁于胸中的不平渐渐平落了许多.,身放闲处,心放静中。对了.那葡萄酒的味道还真不是盖的,明天出去再买它一打回来,这年头任嘛都长价了.亏了它还依然如故..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