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一桶酱糊的博客

乐天知命,书写心情;谈笑鸿儒,愿赌服腧!

 
 
 

日志

 
 

引用 【王君原创】要振东北,先震东北人!  

2007-12-02 22:16:45|  分类: 引用精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引用

王君智典【王君原创】要振东北,先震东北人!

        好久,没有写东西了,许多博友质问我。

        这几天不写一是因为没有感觉,似乎一下子不会写了。第二,忙着喝酒和一些挣银子的事情。无奈下,翻找出原来写的一篇旧文滥竽充数,但这篇文章真的让我有点忐忑不安,怕人理解偏了,挨板砖。阿弥佗佛,千万别好心没好报呀!呵呵。

 

 

 

【摘录】

著名诗人艾青老人在《土地》中吟诵:

“为什么我满眼饱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

 

【题注】

写下这个标题,因为我已经自我认同我也是东北人。

原因有三:一是两年前,我已经把自己的户口落在 哈尔滨。

二是,多年以前我自己把自己 “嫁”给 了哈尔滨。

三是,每一次回到哈尔滨,一 下飞机和火车,感受的就是一种久违的爽静和通灵!

爱之深,言之切!

我贼喜欢她,所以我就隔叽她……

【关键词】

整、造、惯、咱、削、小样、摆平、腻歪、讲究人、邪性、瞎白活、坐蜡、老鼻子、老嘎瘩、冒泡了……

 

 

这几年东北挺火!

中俄边贸;东北老工业基地改造;辽宁东药足球队一脚踢出中国足球第一个亚洲冠军就在沈阳五里河;2003年10月15日,辽宁绥中人杨利伟潇洒飞天舞,中国航天第一人!2009大学生冬季运动会在哈尔滨召开……

很多人都坦言:东北面临着前所未有的机遇!机遇摆在面前,关键在于我们能否逮住这前所未有的机遇?要知道,机遇不是为那些有准备的人准备的,而是为那些积极应对,勇敢扑上去的人所准备的!大哥,你说是不?

说点掏心窝子的话,咱一不为官,二不从政,只是多年以前闯关东,来此地界混口饭吃,好在这白山黑水贼养人,猪肉炖粉条可劲的造,便也心存感激。再者说,吃水都不忘挖井人,何况咱吃的是猪肉和粉条呢。所以吧,俺也实打实地说说咱东北人(yin),不为别的,只为唠点实实在在的嗑,第三只眼睛看这嘎瘩和这嘎瘩上生活着的热情,奔放的人们,只为咱们都能逮住机遇,成就辉煌,到那时,东北人都是管子,走到哪儿都透着一股排山倒海,气宇轩昂的劲,那才是真正地罡罡的,爽!

一不为官,二不从政,所以,咱也讲不出那种伟大的透着学究气的道理来,更不能高屋建瓴,高瞻远瞩,指点江山,激扬出文字来,只就是自己吃饱了,撑着了,睡不着觉时,瞎琢磨出来的一点道道,说给各位看官大人,说得好,您就“嗯哪”的应和一声,说得不好,您就胸怀毛主席他老人家的墩墩教导:有则改之,无则加勉!或者,权当作醉余睡醒之时,或避世消愁之际,把此一玩,换新眼目,岂不快哉!

好啦!磨叽这么多,您不腻歪,我都腻歪啦,书归正传,咱就东北人好好的掰扯掰扯,也狗尾续貂,来一个东北人辨正谈!

辨正一:东北人贼讲究,但命不好!

说东北人讲究,那是东北人曾经面对小日本的铁蹄蹂躏之时,血性的汉子和刚烈的女子,卧雪吞冰,视死如归,拼死抵抗,让那些鬼子在这片白山黑水中进退维谷,艰辛难行,亦正如此,才使得关里人未能早一些受践踏和屈辱。说其讲究,当日本惨败而退,扔下自己的亲眷和骨肉,落荒而逃时,东北人不计旧仇,收养日本人的遗孤,用自己的乳汁把他们抚养成人,甚至,当自己年迈之时,那长大的孩子想回日本,皈依故土,又是那白发苍苍的老娘站在村口,站在风里,挥手相送,牵着手哽咽而言:那边要是不习惯啊,还回来啊!娘等你……说其讲究,东北人为着中华民族的复兴和新中国的成立,毫无怨言,成为中国工业坚硬的脊梁,军工企业、三大动力,石油、粮食、教育(哈尔滨船舶学院曾一度被称之为共产党的黄埔军校)等等,无不成为新中国那时坚实的后盾!说其讲究,当百万知青刚来到北大荒,肩不能扛,手不能提,而满山遍野象白毛风一样的释放自己年轻气盛的狂躁时,是东北人,笑声琅琅,而后浅声低语:离开妈的孩子,还小,过一阵子,就安生了!

说其讲究,当那以瓜带菜的岁月,许多关里人携家带口闯关东,是广袤的、最黑的,最有油的土地,滋润、接纳了成千上万,背井离乡的人们。

说其讲究,当经济改革,南国火热,沿海开放、沿江开放、西北开放!东北人自己砸碎自己的饭碗,含泪告别那硕大的工厂和满墙的奖状,自力更生,艰苦折腾!当年的老大哥,站在风雪交加的街头,戳大岗!

说其讲究……

说其命苦!则是这个地方未能门当户对,别的不说,就说黑龙江,与俄罗斯接壤,与日本隔海相望(不说它,说了治气!说曾经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俄罗斯)。当人高马大的他们吃着“牛肉加土豆”,打着嗝,放着屁,看着芭蕾,听着歌剧时候。我们很长时间生活在“票据时代”,买东西靠票,吃东西靠要,冷的时候靠抱……当我们经济改革,摸着石头过了河,过上小康的日子,他们则体制改革,四分五裂,那穷的就剩下一个手电筒了,钱成了纸。所以,一直没有对撇子,按经济学家说,那就是没有建立对衡经济!门不当,户不对,也就不能缔结良缘,鱼水之欢!

鲜花会有的,面包也会有的,一切都会有的!何况我们看到了面包,也看到了鲜花,更看到了美女!嘻嘻……

 

辨正二:别谁都不惯着!

东北人的性格象酒,南方人的性格也象酒。只不过东北的酒是那闷倒驴,三步倒,沾火就着的小烧。而南方的则是那柔绵的黄酒!

小烧烈,烈如火!所以,东北人待客则豪爽——“感情深,一口焖;感情浅,舔一舔,感情铁,喝出血!”。但有一句话说得好,说酒能乱性,所以佛家戒之;酒能养性,所以仙家喜之!我们不能只由着性子来,把自己的标准凌驾于别人的标准之上,不能认为人家不喝就是看不起我,看不起我,那我可谁都不惯着,操!削他!我们要知道喝酒的目的,来的都是客!这年头是知识经济的时代,往来无白丁,酒只是媒介,感情好不好,不在乎喝多少!我们得逮住这大好的机遇,谁都得惯着,“请把我的歌带回你的家,请把你的钞票留下……”,我们有了钱,才能整事,千万别由着性子,把人家喝高了,第二天,你一看合同上,对方名字签得是“麻辣鸡丝”,那才是真傻了那!

 

辨正三、咱不能让人家坐蜡!

咱东北人贼热情,就说这个“咱”字,在新华字典581页上,咱的解释是:“我的多数”的意思。它不是指单独的个体!说到这,还真的有一个关于“咱”的故事!那一年,招商引资,我受哥们之托,请来了老家一著名企业的CEO,女的!这哥们热情款待,香格里拉大摆宴席,宴席上哥们一阵子白活,从企业现状展望到远景,从投资环境到利润分析等,说得那美丽漂亮的女CEO,心花怒放,甚是满意,而后,又接着去咖啡厅,喝得是蓝山,就着旁边叮叮咚咚的钢琴声,浅酌低饮,那感觉老鼻子了,CEO已经有意向在此投资。也不知是哥们得意忘形,还是自然流露,反正关键时候掉了链子,吐噜了嘴。看天色已晚,夜深人稀,主动站起来,很有礼貌的对CEO说到:天不早了,咱睡觉去吧!明天咱再接着谈……

CEO,花容失色,象一只受到惊吓的小兔,无言,但心颤。我也无言,但天刚刚蒙蒙亮,我接到CEO的电话,说她一夜无眠。我解释了半天,他才相信我这哥们是个正经人,那解释费老劲了!

所以,我说,咱东北人,粗犷和豪爽是一对近义词,可一不小心,有时候,粗犷和粗鲁也是表兄弟。咱现在可是处在特殊时期,得处处注意细节,小处不可随便,细节决定成败,不能让别人坐蜡!

不能让别人坐蜡,还表现在政府衙门的服务意识和服务态度上,咱不能光坐着,不站着;光站着,不走着;光挺着,不弯着;光硬着,不软着……更为主要的是,我们得先扶着,外商来投资,人生地不熟,天生的就有一种惧怕的心理,我们在不违反原则的前提下,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别让人家坐蜡,出门在外都挺不容易的。千万不能有那种意识:哈哈哈!小样!你终于犯到我手里了,看我怎么收拾你!事情一推三六五,芝麻大的事,让人家屁颠屁颠的跑,要么,就是盖着盖摇,勒拿卡要!那样不好,咱得把眼光放远一点,不等人家还没咋地呢,就把人家掐死在摇篮里!连农民都知道“养肥了才能吃肉”的道理!

 

辨正四、“贼”和”鬼”

东北人爱说贼,比如贼好,贼精,贼敞亮等等!

南方人爱说鬼,比如这人鬼的很!

贼是人,鬼则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人。

贼,有心,所以就有“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这句话!我想,如果东北人,在那种大气和豪放的性格中,再有一种“做贼”的心态,关注细节,活在当下,别这山望着那山高,秉承”大的拿不来,小的不愿拿”的思想,而是秉承“贼不空手”的伟大理念,厚积薄发,从量变到质变,我想一定虎啸声声,从而在现今的市场竞争中,面对竞争对手威风凛凛,而不是现在的在经济排行榜中成为一个老嘎瘩。

鬼,与贼不同,鬼会附体,左右贼的思想,而且鬼比贼还要勤奋,因为鬼从来不睡觉,天天夜里行动,不为别的,因为现在是一个竞争空前高涨的时代,连人,特别是那些洋人都不睡觉,那么鬼,更不会睡觉,只有只争朝夕,奋力追赶,贼才能超越,与洋鬼子并肩辉煌,否则只有步人后尘,望而兴叹!

一阵子扒瞎,结束时,我才发觉我自己把我自己震了。

  评论这张
 
阅读(302)|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